朗庭娱乐场员注册 不美不活,我就是要走火入魔

2020-01-10 13:13:14 来源: 网络

朗庭娱乐场员注册 不美不活,我就是要走火入魔

朗庭娱乐场员注册,擦粉

阿龚:

黑胖子学妹怎么拿下肤白貌美的学长?

初二那会无心学习,

每天都被这个问题折磨得抠墙百遍!

谁知抠着抠着,灵感自见!

第二天在小操场“偶然”邂逅,

学长果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心里美得不行面上还是无比矜持,

娇嗔问他,“讨厌,人家有这么美吗?”

学长立马皱了眉头,

“同学,你怎么白得跟鬼似的。”

哎哟我这小暴脾气,当场就抓狂了,

“尼玛你大白天的见鬼啊!

我这是擦了粉全身都擦了粉懂吗!”

点评:然而你还是没有告诉学长,

你擦的是墙上抠的石、灰、粉!

生发

大桃:

小学毕业那年,头部长红疹不好上药,

老娘非要理发师给我剃了一个光头。

红疹好了,就算我每天各种抹生姜水,

头发的生长仍旧艰巨而缓慢!

后来我干脆把生姜磨成渣,

在光头上涂满一层,再戴一顶帽子。

就算天气火热闷得我快被痒死,

为了美,我还是坚决不取帽子!

but有回课间操,突然刮来一股邪风,

吹落我心爱的帽子,

我这颗长满小红痘+小姜粒的小“卤蛋”,

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公诸于众,

全场寂静……

点评:整个画面就是一个大写的惨!

破茧

肥嘟嘟的汤圆儿:

对北边的胖子来说,重庆就是天堂。

夏天一到空调一关,

躺着不动弹就能“蒸桑拿”。

为了最快速瘦下来,

我索性全身裹了保鲜膜(造型请参照蚕蛹宝宝)去爬楼,

坚持到第七天,

突然一个脚打滑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正疼得龇牙咧嘴,

捡垃圾的婆婆听到动静过来了,

看着我的惨况心疼得直念叨,

“勒个瓜娃子,刚出院啷个又遭了。

不痛不痛,婆婆马上打120哈!”

奶奶啊,我这是膜啊不是绷带啊!

点评:破茧有风险,变身需谨慎。

猪油

开花的树:

有“专家”表明,

古代美女之所以肤如凝脂,全靠猪油!

我心说这玩意儿反正没有化学物质,

成分又是纯天然的,

试一试应该也没啥副作用。

就去超市买了两斤上好的猪油,

严格按照专家说的步骤,

先把猪油涂在脸上,再用铁盆盛满开水,

用浴巾连头带盆一起蒙住。

紧闭双眼强忍热气熏蒸了30分钟,

揭了浴巾去照镜子,

kao!

我离关老爷,也就一把青龙偃月刀的距离了!

点评:没有你这样的天真少女,专家哪来的市场!

少年白

哈本:

亲戚朋友都曾夸我眉眼生得好,

就是一头少年白生生坏了相貌。

我决心自我拯救!

没钱买染发膏没钱进理发店,

我就一门心思琢磨新路子。

有天晚上给爸爸刷完鞋,

蓦然回首,皮鞋油在珊阑处!

我瞬间福至心灵,这色泽这功效,

完全就是染发膏的“孪生兄弟”啊!

为了遮住它刺鼻的气味,

我特意掺了点妈妈的雪花膏,

往头上一抹,头发乌黑柔亮,

妈妈再也不担心我长白头发了!

点评:兄台,我就想问一句,你现在秃顶没?

去疤

俋二三:

谁要觉着这事是我吹的,罚我光棍一辈子!

小时候调皮,光洁的小腿上被烫了个疤,

我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

对此非常耿耿于怀。

中午看同事们都在午休,我闲着无聊,

就拿剪子一点点剪那些凸起的疤痕,

过程太过专注。

反正等我抬头的时候,

才发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惊恐地盯着我—那条血流成河的小腿,

组长甚至紧张地问我,

“哥认识个心理医生,小于你要不……”

我怕我解释我单纯是嫌疤碍眼,

会被人骂我有病,就没吭气。

点评:丧心病狂这个词,除了你谁也配不起。

明目

500年前是好汉:

一直觉得戴眼镜会让我整个人的气质大打折扣。

为了摘掉它,哥也是没少想辙。

村里有个传说,

小郭瀑布下的小池塘长了很多小鲫鱼,

吃它的鱼胆鱼眼可以明目。

为了防止被塘里的水蛇袭击,

我每天都携带大量雄黄粉,钻进水里摸鱼。

抠眼破膛取胆过分血腥,

我就清水涮一下,直接生吞。

只是吃了一个疗程(俩月)还没见效,

反而夜夜梦到被鱼群包裹濒临窒息,

生生把我逼出了密集恐惧症!

点评:施主你杀孽太重,下辈子恐怕要变成鱼还债了!

面膜

不吃狗粮的大猫:

只怪当时年少,容易轻信谣言,

忘了看《康熙来了》还是什么节目,

里边说口水含有氨基酸,

美白效果棒棒的。

我就真的攒了一碗,

睡前准备敷一个,敷着敷着就吐了。

点评:短短两行字,看得小编好反胃。

——end——

商务合作:13983466791 杨小姐


pc蛋蛋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