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54名女生在穗入伍 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航测女兵

2019-10-31 09:30:54 来源: 网络

原标题:飞越芳华

第一代航测女代表合唱《我和我的祖国》。

谈到测绘,许多人可能不理解,但几十年来无数重大国防项目都依赖测绘作为重要支持。新中国成立初期,1952年广州招募了54名女兵。他们是1955年4月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学院毕业的“空军”五班的同志。他们是新中国第一代空军士兵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在新生共和国的历史上,他们和许多测绘女兵一样,是一群不知名的女英雄。

七所省级著名大学向精兵学习、用笔参军

1952年是新中国教育史上实行全国统一考试和招生的第一年。8月,时任制图系教员的蒋宏祥被命令去广州招收军事测绘专业的中专学生。根据中国教育事件记录,1952年广州初中毕业生人数最多,整体教育质量相对较高。入学要求很简单,只有四个字:质量和学习都很好。

知信中学(现广州知信中学)、中国大学附属中学(现广东实验中学)、省文理学院附属中学(现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广东华侨中学、省第一附属中学

志新学校的钟慧青回忆报名时说:“暑假期间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中国香港探亲,而是参加了志新组织的芳村暑期学校,在那里我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刚好赶上在广州征兵的军事调查,他们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军,成为“中国航空公司五班”的光荣成员。"

1952年9月15日,当早晨的阳光照耀在广九火车站的站台上时,一群15岁或16岁的男女高中生鱼贯登上了开往北方的火车。其中有54个女孩,最小的才14岁,胸前还戴着红领巾,天真无邪的脸上充满了喜悦和骄傲。在这一天,他们告别了亲人,一路唱着共青团成员的歌,带着豪情远赴千里之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学校沈阳。从那以后,他们开始了大部分时间的军事旅行。那一刻,他们兴奋地选择用他们的笔参军,投身于国防事业。那一刻,他们甚至准备去前线。苏端贤仍然记得,当学生们一起去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很伤心,流着泪走了。「所有家长都泪流满面,来到香港中文大学附属中学为我们送行。虽然我们因为没有放弃而感到难过,但一想到参军,我们就非常激动,想参军,参加革命。”

他穿越了“公鸡”的领地,成为边境调查和谈判背后的英雄。

“航空五级”是“航空摄影测量系二级科学五级”的缩写。由于航空工业的发展,过去的“地形测量”在20世纪40年代升级为“航空摄影测量”,大大提高了地形测量作业的效率。当广州的女高中生走进解放军测绘学校时,她们必须记住这句话:“地图是指挥官的眼睛。”绘制最准确、最完整的国防地图是每个测绘士兵的首要任务。

“小广东”是军事测试部门自上而下给广州女孩的昵称。"是的,我在1952年秋天从广州把他们带到军队."完成招生任务的蒋宏祥,从此与“航海中学”五班的“小广东”成员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他们进入了军事学院,创造了军事测试史上的几个第一:第一个全国统一招生的全女生班,第一个所有同胞都在的班级,第一个因为他们出色的学习而集体获得三等荣誉的班级。这群“小广东”并不简单优秀。不管他们去哪里,他们总是每个人关注的焦点。我也为他们出色的表现感到骄傲。”

在军校的精修中,“航政五班”空前团结、友好、互助,交出了一份综合表现异常出色、令人骄傲的答卷。全班都拿到了毕业证书,没有人落下。这是自当时测绘总参谋部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为此,他们赢得了集体三等奖。

1955年,从军校毕业后,他们的大部分同志进入了国防测绘核心系统——总参谋部测绘局的航空测量队,按照最初确立的训练目标,立即投入了极其紧张的航空测量工作。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参加了许多重大国防任务,并在军事测绘领域获得了许多奖项,主要任务包括完成中国东南沿海战区的全球多比例尺(1: 2000 ~ 1: 50000)高精度地形测绘,参与了一系列领土边界的划定——包括中缅、中巴、中印、中尼、中苏、中蒙、中朝几乎所有边界的测绘和参与地面测绘20世纪70年代,他们还参与了中国的远程武器研制,如空天动态测量和卫星遥感摄影,并从“地球测量”进入“天空测量”领域

在众多国防测绘任务中,黄碧玉最难忘的事件是中缅划界谈判。1965年4月至5月,谈判在北京东交民巷8号举行。中缅边境的东部是我们绘制的,西部是另一方绘制的。然后交换地图,并对照航空照片进行检查。因此,中国的地图无可挑剔,而缅甸的地图却充满了错误,如河流倒流、山脉错位、边界两侧无数的错误和遗漏,几乎无法修改。由于差距太大,缅甸最终提议采用所有中国地图。

“戈壁之花”只为家乡建设寻找油田回归故里

“中国航空公司五班”的部分成员毕业后脱下军装,加入Xi石油厅地质调查局“901队”,成为祖国寻找大型油田的先锋。能否找到一个大油田直接关系到这个年轻共和国的未来命运,也是十五个“五班”姐妹面临的任务。它们是盛开的“戈壁之花”。他们去了新疆、青海和甘肃,进入了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准噶尔盆地、祁连山、河西走廊等地的沙漠、戈壁和无人区。他们在航空勘测领域没有表现出任何弱点,这是一个困难的工作环境。他们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和危险,通过了生死考验。

陈段毅是同志中被调到试验区最多的。她去过几乎半个中国——1955年,她去过新疆的吐鲁番盆地,1956年去过青海的祁连山,1957年去过塔里木盆地,1958年去过甘肃的河西走廊,1958年去过中蒙边境的塔拉草原,1959年去过湖南的洞庭湖和江西的秀水,1960年去过黑龙江的齐齐哈尔,1961年去过内蒙古的海拉尔,1963年去过湖南的衡阳,1964年去过贵州的贵阳,1965年去过四川的绵阳...当时,这个国家对测绘有很大的需求。无论完成了什么具体任务,客观地说,每项任务都考虑到了对领土的调查。

1974年,各省、市、区相继成立了测绘局,广东省测绘局(现为省国土资源厅)也于今年开始筹备。陈段毅也于1976年回到广州,参与家乡的建设。她在省测绘局工作,直到1990年退休。她毕生致力于令她自豪的测绘事业:“我们从事航空摄影测量的核心是将航空照片转化为地图。我们有如此多的人在航空业内外共同努力来实现这一目标。但是地图对于军事和民用都是不可或缺的。”70年代中后期以来,共有22名“五班”同志陆续回到广州,为广州和广东的改革开放做出新的贡献。他们参加了广州1736平方公里的1:2000地形测量,共绘制了2170幅地图。他们还参与了南海诸岛及其邻近海域的综合科学考察、广州城建档案建设、广州地铁一号线控制测量等城市建设项目的测绘工作。他们继续发光发热以回报祖国。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杨洋记者隋傅玄和高海标

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薛明

(编辑:高红霞、罗宇)


相关新闻